臣妻多娇_第6章 不甘心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6章 不甘心 (第1/3页)

  萧璟话说的过分,云乔羞恼至极,猛然将他推开。



  她脸上挂着泪,匆匆拉起衣裙穿戴整齐,慌忙抱起女儿,抹了眼泪后脚步急急就往殿外跑去。



  那去端米汤的小丫鬟这时候总算回来,正好和急急走出佛殿门口的云乔撞上。



  小丫鬟见云乔神色不对,先是一慌,忙要问缘由,却瞧见了佛殿里头,正靠在佛像一侧,倚坐在蒲团上的萧璟。



  当即猜出了事由,不敢多问。



  云乔抱着孩子,扶着小丫鬟急匆匆的往落霞寺山下跑。



  连今日婆母叮嘱的拜佛敬香都抛在了脑后,甚至没顾忌那个受婆母吩咐来盯着她拜佛的嬷嬷。



  *



  佛殿里,萧璟倚坐在方才被她染污的蒲团上,瞧着她慌不择路的往外跑,低笑着揉搓方才碰过她的指腹。



  到底是生养过的妇人,情事上再生硬,也掩不住春情。



  待云乔走远后,萧璟手下人进了内殿,同他禀告查案的正事。



  云乔的公爹扬州知府沈延庆是私盐案中牵扯的重要官员,萧璟未曾立即查办了他,就是想着借扬州知府顺藤摸瓜,将这江南官场的蛀虫,一个个都揪出来。



  手下人来禀告,说的便是沈家之事。



  侍卫道,沈家嫡出公子,家中排行第三,是扬州出了名的纨绔,整日流连青楼楚馆,还养了个妓院赎身出去的女人做府上妾室,每日花销都在千两白银,绝不是寻常知府俸禄可以供养的。



  萧璟略一沉吟,突然问:“这沈家三公子,是她夫君?”



  他虽未指名道姓,下人却也知晓他问的是谁。



  除了那方才神色匆匆从佛殿跑出去的沈家少奶奶,还能有谁。



  “回主子,正是。”手下人点头道。



  萧璟听罢,嗤笑了声:“安排一下,我亲自见一见他。”



  话落后起身,将身下那被云乔染污的蒲团拎在手上,带出了佛殿。



  另一边,晚凝急匆匆跑下山,抱着孩子上了马车。



  人坐在马车里好久,都还没缓过神来。



  小丫鬟紧挨着她,语气担忧,小声的问:“少奶奶,那歹人可是又对您做了什么不轨之事?”



  云乔低垂着头,咬唇未语,哭过后的眼尾红得厉害。



  接连两天在这佛寺里遇见那登徒子,云乔虽不知道那男人姓甚名谁是何身份,却也猜了个大概。



  只觉得他不是带发修行却妄自破戒的淫僧,就是长居此地的哪家公子。



  无论哪个身份,都定然和这落霞寺脱不了关系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