臣妻多娇_第11章 萧璟登门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1章 萧璟登门 (第1/3页)

  沈砚面皮生得倒也不错,一副白面书生的模样。



  可稍微通些医术的人,只需打眼一看,便能瞧出沈砚沉溺酒色伤身体虚的厉害。



  萧璟扫了眼沈砚后,便收回了视线。



  意识到怀中人那只紧攥着他身前衣襟的手,颤的厉害。



  他倒是不管不顾,手仍在她裙底放肆。



  云乔却吓得脸色煞白。



  她知晓夫君就在门口,颤着手拍打萧璟,压抑着的声音隐带哭腔。



  指甲狠狠掐在了他手背皮肉上。



  萧璟吃痛蹙眉,一手锁着她掐人的那只手,一手捏着她下颚,迫她昂首抬头,露出那张挂着泪水满带惊惶的桃花脸来。



  紧跟着,视线低垂,侧首挡着她的脸,让她的脸,只被他瞧见,落不进门槛处沈砚眼中。



  又垂手咬在她唇角。



  用只有他们彼此能听到的音量,哑声警告云乔道:“不想被你夫君闯进来撞破你我的私情,就安生些。”



  一句话,逼得云乔不得已停下挣扎的动作,纵容着萧璟的放肆。



  门槛处的沈砚瞧着内室里那被萧璟抱在怀中恣意怜爱的女人,只觉很是眼熟。



  他下意识想要抬步入内,一探究竟。



  脚步刚有动作,内室厢房里的萧璟,将云乔的脸压在身前,视线极冷望向沈砚。



  满带威慑的一眼,将门口的沈砚震住,也让慌乱的妈妈寻回了几丝理智。



  那妈妈知晓萧璟是京中来的贵客,也猜出了萧璟怀里那女子就是云乔,只觉脑中炸响巨雷。



  片刻后强撑着面上神情,开口打圆场道:“让沈公子见笑了,这楼里的花娘不懂事,服侍客人时许是受不住,这才闹腾的动静大了些,沈公子莫要见怪。”



  楼里花娘?



  沈砚蹙眉打量着萧璟怀中的女子,听着耳边妈妈的解释,脸上疑色终是渐渐褪去。



  也是,他的夫人,是个古板性子,再是贞洁贤淑不过,眼下应当在家中照料女儿,哪里会出现在青楼妓院,倚在这素不相识的男人怀中婉转承欢。



  沈砚如此想着,停了入内的脚步。



  拱手遥遥冲萧璟颔首,道了句:“是在下冒犯了,这位客人今日的帐,就记在我账上,算是赔礼。”



  萧璟低笑了声,好整以暇的抽去云乔鬓边步摇,揉乱她发丝。



  应道:“多谢公子赠礼。”



  话音满是调笑作弄,却是对着云乔。



  沈砚没再多想,忙拱手告辞。



  那楼里妈妈后怕的抹了把冷汗,慌忙将厢房门带上,视线惊疑不定的看向萧璟怀里的女子,瞧见那露出的一角衣摆,更是确定云乔就在这位贵客怀中。



  妈妈不敢多言,反倒还要帮着瞒过沈砚,将门阖得极紧,才紧跟着送沈砚往楼上妓子房中走去。



  听得房门重又阖上,外头步音渐行渐远,云乔煞白的脸色总算回缓。



  萧璟手还插在她发间肆意玩弄,云乔回过神来将他手猛然拂落,想起他方才欺辱她的浪荡模样,恨不能挠花他的脸。



  扬手就想再狠狠赏他一耳光。



  却被萧璟攥着手腕,拦下了动作。



  萧璟视线低寒,瞧着她那微红的掌心。



  笑道:“夫人当真想被你那夫君,撞破你我私情不成?”



  他话音满是作弄,云乔又气又怒。



  呸了声红着眼骂他:“呸!谁和你有私情!明明是你……是你强迫于我,你这无耻之徒,当真是胆大包天,方才……方才竟还敢当着我夫君的面欺辱于我,你就不怕,就不怕我报官告你吗!”



  报官?



  萧璟听得云乔这番话只觉甚是可笑。



  嗤笑了声反问道:“报官?扬州知府不就是扬州的父母官吗?可夫人你,敢将当日佛寺之事,告知你婆家之人吗?”



  萧璟半点不惧云乔威胁报官的话语,云乔却被他的话吓到。



  不过一场露水情缘,他竟将她的身份,查的这般清楚,知晓自己是扬州知府家的少奶奶。



  甚至对她的身份,半分不惧。



  方才,还敢当着她夫君的面不规矩。



  云乔语气慌乱,攥着方才被他揉的凌乱的衣裙,咬唇局促的问他:“你……你究竟是何人?”



 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