臣妻多娇_第16章 美色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6章 美色 (第1/3页)

  数不清多少时辰过去,婆母手中握着的藤鞭,扔在了云乔身边砖石地上。



  沈夫人打的解气,恨恨扫了眼地上的云乔,冷哼了声,扶着身边嬷嬷离开。



  她赶着去见沈老爷,要为沈砚瞒过今日他身子有损之事。



  云乔俯趴在砖石地上,听着沈夫人和仆从步音走远。



  抬起血泪交织的眼眸,看着身侧那带血的藤鞭,被沈夫人扔在地上时,将那方才倒地的佛牌,砸的破裂。



  瞧,多可笑,连神佛都不能自保。



  又怎么能庇佑这世间无数可怜人呢。



  人间百种苦楚,唯有挣扎自渡。



  神佛无用,旁人悲悯,更无用。



  她得自己撑过去,得熬过这一次次的折磨,得好好活下去,得为女儿遮风挡雨。



  无论前路如何艰险如何痛苦如何荆棘密布,都得咬牙挺过。



  只有如此,她的女儿,日后才能过得畅快如意,不必如自己今日这般吃尽苦头。



  云乔闭了闭眸,再抬眼时,强将眼底血泪压抑。



  而后,狼狈,又倔强的,一寸寸爬向门口,扶着门框,艰难挣扎起身。



  清冷凄艳的女子,摇摇欲坠。



  让人望一眼,便觉心惊不已,又骤生无尽爱怜。



  门外早被吓呆的仆从,这时候才回过神来,慌忙过去搀扶着云乔,拿着披衣罩衫裹在她被打烂的后背衣衫上,想扶着她回去。



  云乔攥着罩衫衣领,跟着摇了摇头,拂落奴婢的手。



  没让人扶,步伐艰难缓慢的,往自己院中走去。



  从沈夫人院中到云乔院落,并不算远,可云乔却走的很是艰难缓慢。



  沿途的奴才瞧见她狼狈模样,议论纷纷。



  跟着云乔的婢女都看不下,没忍住训斥了几声那碎嘴的奴才。云乔自个儿却充耳不闻。



  她从沈夫人院中走回去,经过花园假山。



  遇见了带着儿子在花园扑蝴蝶的柳姨娘。



  柳姨娘远远瞧见云乔这幅狼狈模样,唬了一跳。



  想到昨日沈砚夜里并未宿在自己房间,还以为沈砚是去了云乔那处寻欢,拿着往日对自己的手段去对云乔,云乔不肯,这才惹怒了他,遭了沈砚的打。



  “哎,你这是被谁打了?沈砚?我说姐姐,你这人未免太蠢了些,男人嘛,想如何玩便顺着他们如何玩就是,姐姐这般倔的性子,只会让自己吃尽苦头。女人反正是个玩意,你就是说不,也没有用,左右是挨打挨得再狠一些罢了。”



  云乔看向柳姨娘,没有应话。



  却想起了昨日在这处假山里的景象。



  柳姨娘从青楼出来,沈砚是她唯一的依仗,所以她可以没有自尊没有底线的讨好沈砚。



  有时候云乔会想,自己和柳姨娘,有什么不同呢?



  是,她有娘家,有父母,有兄嫂。



  柳姨娘无亲无家。



  可是云乔的亲人,云乔的娘家,真是,是她的家吗?



  从来都不是。



  那些亲人,对于她,和让柳姨娘接客的青楼老鸨,有什么差别?



  她也没比柳姨娘好到哪里去。



  柳姨娘说的对,是她蠢。



  云乔苦笑了声,没有应声,继续往自己院中走去。



  回到院中,就看到亲信的小丫鬟,正抱着女儿逗她笑。



  小丫头似是瞧见了云乔,眯着眼冲她笑。



  云乔瞧着女儿的笑,愣了愣。



  她想,幸好沈夫人往日不喜女儿,未曾让她带着孩子过来晨昏定省。



  今日那一幕,才没落在孩子眼里。



  云乔走近,小心的在衣裳上擦净手掌血污,伸手轻柔的抚了抚女儿面颊。



  小丫鬟抱着孩子瞧着她一身狼狈,神色担忧的问她怎么回事。



  云乔不愿答话,只是摇头安抚丫鬟说没事。



  她目光温柔爱怜的瞧着女儿,视线无尽慈爱,周身比夏夜月光还要柔和。



  好似方才的血污,难堪,一一都被洗去。



  小娃娃咿咿呀呀的笑,云乔点了点她肉乎乎的脸颊,柔声道:“都过了满月了,家中也未曾给她起个名字。”



  沈夫人是一心想要个嫡孙,哪里瞧得上云乔生得女儿。



  沈老爷这段时日不知因着何事焦头烂额,也没顾得上。



  至于沈砚那个酒囊饭袋,哪里会给孩子起名,只说什么,等父亲忙过府衙事务后,让父亲来定。



  这一拖,就拖了快两个月。



  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