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门主母操劳至死,重生后不伺候了_4.查嫁妆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4.查嫁妆 (第1/3页)

  原来陆氏虽是镇远侯府的老夫人,可却是妾室扶正上来,如今的镇远侯却不是从她肚子里钻出来,而是原配嫡妻所生。

  自己嫡亲的血脉没能比得过别人的便宜儿子,这一点本就是陆氏的锥心之痛。

  沈青鸾将她的痛处撕开,甚至还伸手指往那伤口里去抠,陆氏焉能不痛!

  说起来,君鸿白的父亲原是陆氏做侧室时所生,以君鸿白的身份,娶沈青鸾本就是高娶。

  偏生娶了进来心中丝毫敬意也无,反仗着她温良纯善一个劲地拿捏。

  他们全然不知,沈青鸾之所以好欺负,只是她将他们当成一家人,不愿计较而已。

  如今她愿意计较了,君鸿白和陆氏难道还能从她手里讨到好?

  这会绵里藏针地回击,陆氏痛之欲狂却偏又有苦说不出,心中又怒又恼,脸上又痛又僵,混合出一个极度怪异的表情。

  沈青鸾扭过头视而不见,自顾自捧着茶水饮了一口。

  刚喝完,君鸿白带着脸色苍白的君倩到了福寿堂,后头还跟着一个沈青鸾格外熟悉的女子。

  君倩一见沈青鸾就怯生生地开口:“多谢夫人费心,只是我今日体力不支,便请了姨母来替我核对嫁妆。

  她是母亲的妹妹,对母亲的嫁妆再了解不过了。”

  杜绵绵笑吟吟地上前与她见礼:“绵绵见过夫人。”

  抬眸一笑,柔和如三月弱柳令人生怜,就这么和前世那个嚣张得意叫她姐姐的女子重合了起来。

  沈青鸾手指紧了紧,声音却平淡无波:“杜姑娘有礼。”

  杜绵绵起身,点了点身后几名奴仆:“听闻夫人要清点姐姐留下来的嫁妆,我一大早就将杜府几个算账的好手带了过来。

  有他们在,夫人大可将账目尽数交给他们,不必那等俗事污了夫人的手。”

  她这话自以为说得极为高明,既抬了杜家人才济济的格调,又将沈青鸾贬为打理侯府俗物的管事婆子一流。

  加之今日清点嫁妆一事,若完全不让沈青鸾经手,不但让这个主母颜面扫地。

  而且管事略作手脚查出什么问题,沈青鸾也全然无法狡辩。

  杜绵绵心里的得意一时无以复加,完全没注意到君老夫人和君鸿白看着她的目光,俱都极为不善!

  直到君倩语带焦急羞臊怒道:“姨母,你胡说八道什么呢!”

  杜绵绵陡然回神,心中一个咯噔。

  君鸿白对她素来和善,这会没说什么,君老太太却毫不客气怒斥:

  “一个商户之女也就这点子眼界,世家贵女掌家理事,从未有全权交给下人管事一说,休来带歪我儿。

  青鸾,你来点,老身就在这里,我倒要看看哪个不要脸的赖货敢将手伸到镇远侯府里来!”

  沈青鸾淡笑应是,接过账本。

  很快,屋子里响起珠算互相撞击到清脆声响。

  杜绵绵越听,心中越发慌乱。

  到底怎么了,一夜之间侯府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  老夫人维护沈青鸾也就罢了,为何倩儿也站在她那边,甚至长栋哥哥也,也眼睁睁看着老夫人羞辱她……

  她忍不住朝君鸿白投去柔弱无措的眼神,却见君鸿白看着她,眼神是从未有过的冷漠。

  杜绵绵一颗心直直往下坠。

  她勉强地扯出一个笑,试探着道:“我只是担心沈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