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门主母操劳至死,重生后不伺候了_7.大汉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7.大汉 (第1/3页)

  就在族老几乎要开口明示的时候,沈青鸾开口打断:“多谢族叔关怀,百年山参我自有办法,族叔相救知情,青鸾没齿难忘。”

  沈族老是看着沈青鸾长大的,这会知道她难做,叹了口气负手离开。

  “青鸾……”

  沈母声音艰涩沉恸。

  沈青鸾回身,缓缓漾开一个笃定的笑,“母亲不必忧心,方才我说有办法,并不是糊弄族叔,而是说真的。”

  父亲憾然长辞是她前世最大的遗憾,既得重生,她怎肯让父亲重蹈旧辙。

  更何况,“族叔指望君家大可不必,君家上下薄情寡义怎会对沈家伸出援手,且君家原本穷得底掉,全靠君呈松重拾侯府荣光。

  陛下赏赐的珍宝药材都一把大锁锁在二房的院子里,就是放着生虫也绝不可能让大房沾一个手指头,求也只是白求。”

  沈母一时不知该失望还是该庆幸。

  到底是慈母心肠占了上风,沈母勉强一笑,“我知道的,生死有命,我不是那等偏激执拗之人。”

  沈青鸾知道母亲多半还未全信她有法子的话,也不多说,借口回了屋子,叫翠翠找出她以往藏在柜子里的衣衫来。

  翠翠激动地眨眼,“夫人,您要去哪?”

  沈青鸾幽幽一笑:“去要债。”

  一盏茶后,沈青鸾换了一身青色书生锦袍从后门溜了出去。

  若是细看还能看出她眉眼瞄黑了许多,硬生生将她美艳气度压了下去,看起来只是个有些单薄的普通书生。

  翠翠也换了衣衫,跟在她身后看着熟悉的路,压着嗓子,“夫人要去找罗御史?”

  沈青鸾淡笑不语。

  两人穿过一条窄巷,很快到了一处宽檐青瓦的宅子旁。

  “罗不平,你给老子出来!有胆子参我怎么就只敢做缩头乌龟!你给我说清楚,不过穿错了鞋子,怎么就要降职罚俸!”

  翠翠躲在墙后,看着堵在罗府门口叫骂的高大男子,忍不住咋舌:“这人好大的胆子,居然敢当众骂罗大人。”

  沈青鸾想起君家亦是武将,心中反感,淡淡道:

  “武将大多如此,自以为强悍的躯体就能在俗世之中无敌,殊不知杀戮和战争只是得到一片土地,要得到民心还得靠治国之道。”

  因着君家的事,主仆两个都不喜这些粗放无鄙之人,翠翠深以为然点头,忽然不解道:

  “夫人怎知道他是武将?”

  沈青鸾指着男子腰间青色碧玺,简短地答道:“我朝五官分为四等,依次系带为黄、青、紫、赤。”

  那头的男子见迟迟无人应声,更加气急败坏,将门敲得邦邦作响:

  “我麾下的参将一时疏忽,穿错了上朝的鞋子怎么了!那么多上朝的规矩堆起来足足有老子半个身子高,背不下来犯了错又能如何!

  难道你就从没错过?凭你在这乱嚼舌根,比那长舌妇还要多嘴恶毒!你若瞧我不惯,只管冲我一个来,老子若是皱半个眉头,那就是狗娘养的!”

  沈青鸾听了个大概,心中暗暗失笑,对这男子倒是改观。

  这男子虽然粗犷无状,却是为了下属讨个公道,且也并非全然无理取闹。

  大周自建朝以来,历代皇帝规矩忒多,每每搞的朝臣人仰马翻。

  前世君鸿白初入官场亦是手忙脚乱,若非沈青鸾将那厚厚多规章研了个彻底,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