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门主母操劳至死,重生后不伺候了_9.怼渣男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9.怼渣男 (第1/3页)

  在杜文娘和陆氏之间来回拉锯,他头痛欲裂。

  沈青鸾的沉静优雅,刚好让他能够清静一二。

  临走前,他没有去给老太太请安。

  昨日那一遭毕竟让他心有芥蒂,哪怕他已经接受了老太太的解释,可到底不能一如往昔了。

  陆氏倒也不恼,听说他亲自去了沈家,反倒松了一口。

  杜文娘这件事就像一颗将要引爆的炸弹,非得另一个温柔乡才能化解。

  如今君鸿白肯对沈青鸾上心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

  至于沈青鸾的态度?

  女子以夫为天,,陆氏压根就没想过沈青鸾有拒绝的可能性。

  马车到了沈家门口,君鸿白的小厮长栋率先去敲门。

  简陋的木门被打开一条缝,灰衣小厮探头出来,见着马车上的“君”字,嘴角撇下来。

  “小人进去通报一声。”

  木门又合上了。

  内里,沈青鸾正跟沈母写着《农经注》的批注,翠翠面色古怪地入内。

  “夫人,姑爷他,亲自来接您了,还给老爷带了药。”

  说着又看向沈母,“可要迎姑爷进来喝杯茶?”

  沈母刚要开口,沈青鸾率先将笔搁下,“不必,沈家的茶水简陋,怕会污了他的口。”

  沈母沉默了一瞬,还是劝道:“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,姑爷若能回心转意,以后敬你爱你,也不是…”

  沈青鸾垂下眼皮,“回心转意?怎么可能。君鸿白可是要给杜文娘做一辈子孝子贤孙的。”

  “你这丫头。”沈母没忍住噗嗤一笑,“哪有你这么说话的。”

  沈青鸾将一叠手稿吹干,一一收起来,才缓缓开口:

  “浪子回头,代价却是一个女人的等待和牺牲。可是,凭什么?

  他君鸿白又没有生我养我,与我的只有伤害和背叛,凭什么他一低头,我就要立刻接受?难道生为女子,天生就要低男人一头吗?”

  她声音轻缓,神色更是云淡风轻,沈母却莫名察觉到一股汹涌的恨和绝望。

  君家究竟对青鸾做了什么,她居然性格大变至此。

  沈母攥紧了拳头,“去将君鸿白赶走。”

  “不必了。”

  沈青鸾将纸张收好,“我只是来看一看父亲,如今父亲身子已然无虞,女儿该回镇远侯府了。”

  她和君鸿白的账,还未算清。

  外头吃了闭门羹的长栋跺脚,“沈家居然如此怠慢大爷,依我看大爷不必送药过来,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吧。”

  君鸿白心里也是不痛快,若是以往,他早就头也不回地离开。

  可这会,昨日君家族老的话在脑海浮现。

  好吧,或许这个他以为什么也不是的岳家,还有那么一丝用处。

  他忍着气在马车上坐了许久,料想一会沈青鸾和沈家众人若不好生与他告饶,他势必不会将药草交出去。

  这一坐,就坐到日头高悬。

  君鸿白腹中发出一声不合时宜的“咕噜”声。

  他脸色骤然铁青下来,推开车门就要吩咐回程。

  恰在这时,沈府的门又一次开了,沈青鸾打扮素净上了她来时的马车,扬声道:“走吧。”

  就这?

  君鸿白已经攒到头顶的怒气就这么被砸了一头雪花,难受得他心肝脾肺肾都在叫嚣。

  马车回了镇远侯府,沈青鸾轻轻巧巧地下车就要入内,君鸿白再也抑制不住怒气,一个箭步上前抓住她的手臂。

  “沈青鸾,你就是这样待你夫君的吗?恭谨谦和,淑贞敬爱,你占了哪一样!”

  他声音蕴着铺天盖地的怒火,伺候在门房处的丫鬟婆子跪了一地。

  沈青鸾脚步顿住,扭身面无表情地回望着他。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