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门主母操劳至死,重生后不伺候了_16.陆氏气死了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16.陆氏气死了 (第1/3页)

  她的孙儿寒窗苦读十年,又在官场沉浮数年,直到去年才将将升了六品的官职,也就是协助处理吏部公文而已。

  君呈松那个小杂种,半本书也没读过,居然没死在战场上,还做了三品大官,还有府衙可以居住。

  他怎么就没被西戎人砍死呢!

  废物,西戎的兵都是废物!

  君鸿白语气之中难言愤懑和嫉妒,“他虽然位高权重,可京城谁人不知他以往的混账事,加之又年纪大了,说亲定然艰难。

  越是这样,我们二房越要一家和乐。祖母,沈青鸾还有用。”

  他语气渐深,陆氏的嘴角一寸一寸往下撇。

  半晌,她挤出一个狰狞的笑,“好,你的苦心祖母知道了。如今你想事情如此周全,祖母心里也高兴。”

  君鸿白松了口气。

  他的确担心陆氏处置沈青鸾。

  头一个妻子他已经辜负了,细想下来,沈青鸾对他,比杜文娘也不差什么了。

  陆氏回身,瞥到一旁的君倩,忽然厉声喝道:

  “今日若不是你在此兴风作浪,也未必将此事闹得沸沸扬扬。我不是让你禁足在仙姝院吗,是谁放你出来的!”

  她声音带着刮骨的戾气,君倩被唬得一哆嗦。

  她随了杜家人的习性,最会看人脸色,这会不敢再跟气头上的陆氏对着干,连忙跪下请罪。

  陆氏满脸冷漠,“这几日是谁看着仙姝院的,拖下去打死。将大小姐带下去,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放出来。”

  跪在君倩身边的晴云一脸惊惧,手忙脚乱跪爬上前,“老夫人饶命啊,大爷饶命,大小姐以死相逼,奴婢没法子……”

  “闭嘴!”

  陆氏举起拐杖一棍子戳到晴云胸口,她气急之下出手,力道非比寻常。

  晴云惨叫一声往后倒去,重重磕在地上,竟是没了声息。

  君鸿白心中一寒。

  陆氏素来慈爱示人,虽然动杜文娘嫁妆一事让她的假面不那么完美,可今日暴露出如此残忍狠戾的一面,到底还是让君鸿白心神剧颤。

  府衙。

  君呈松独坐书案前,身姿笔挺,大马金戈,浑身不容侵犯的冷冽威芒。

  过去数年身死边缘挣扎,他早就知道无论何时都不能露出任何弱点。

  盖因你永远也不知道,那丝弱点会不会在下一刻变成你的破绽和死穴。

  门被推开,君呈松飞快抬眸,漫不经心地扫着入内的薛隐,下一刻,视线凝在薛隐身后的小斯身上。

  那小厮弓着身子上前,“请侯爷安,老夫人知道侯爷回了京城,心中很是挂念。

  可侯爷却总也不回侯府,老太太心里头难受,打发小的来问一声,可是家里有什么不周到的?”

  君呈松皱眉。

  他不用脑子想就知道这话定然没憋好屁。

  陆氏那老虔婆朝他板着脸,那是找到借口罚他了。朝他笑,那是找到办法给他使绊子了。

  若是冲他哭,呵,那就顶顶了不得,那是找到法子唆使他那个瞎子蠢爹揍他了。

  这会说是挂念他?

  呸!

  依着君呈松以前的脾气,那是立刻就要把这个小厮一脚踹出二里地的。

  可这会,他看着手中捏着的那本《战国策》,高深莫测道:“近日朝政繁忙,等忙完了再回去。”

  那小厮满脸讪笑,还要按着陆氏的意思再说几句,就见君呈松双眸之中幽幽闪着杀气。

  他脖子一凉,连忙低头:“那小的就去回老夫人了。”

 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