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门主母操劳至死,重生后不伺候了_207.洞房!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207.洞房! (第1/3页)

  眼看人都围到他身边去了,远比君呈松这个正经新郎官更加风光,君呈松反倒嘘了口气。

  给薛隐打了个手势示意他顶一会,自己蹑手蹑脚地溜去洞房。

  他到的时候,君倩正被赶走,屋子里气氛有些尴尬。

  君呈松没注意到,这会他满心满眼都是披着盖头的沈青鸾,眸子里的火热,烧得在场的一些小媳妇忍不住又羡艳又羞涩。

  族长夫人生怕君呈松看出方才屋子里出的闹剧,连忙上前说着吉祥话,又亲自捧了托盘,“请侯爷掀盖头。”

  君呈松闻言,视线好容易从沈青鸾身上挪到早就备好的玉秤上,心跳猛然加速起来。

  他缓缓伸手取过,用秤杆挑住盖头。

  玉色和大红色触碰的一瞬,君呈松呼吸一窒,天地间似乎在这一刻失去了所有的声音,只有他鼓噪的心跳。

  他看着自己的手缓缓上扬,将那既轻飘又沉重的盖头挑了开来,一寸一寸露出沈青鸾艳若牡丹的容貌。

  她盛装华艳,又因为娇羞紧张而露出平日罕见的小女儿姿态,君呈松心底滚烫。

  只觉方才吃的酒都沿着血液流窜到四肢百骸,让他整个人都心神摇曳。

  这是他的妻子,这个认知让他恍惚到宛若梦中,满是不切实际的虚晃感。

  既然是在梦中,那他也不必克制了,这会他被那张嫣红含笑的唇诱惑者,缓缓朝着沈青鸾的唇凑去。

  沈青鸾被她吓了一跳,“侯爷,还没喝交杯酒呢。”

  周围君氏的妇人俱都露出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眼神,臊得沈青鸾更加面红耳赤。

  君呈松确实恍然醒神,回身对上后头妇人们狭促的眼神,心里头那丝恍惚感忽然去了大半。

  今夜发生的事情,竟都是真的。

  他敛了心神,“喝交杯酒是吗?将酒拿来!”

  硬生生在暧昧荡漾的婚房,喊出气吞山河的气势。

  沈青鸾方才紧张的情绪也去了许多,配合着君呈松接过族长夫人斟好的酒,冲着君呈松抬手。

  两人臂弯交错缓缓贴近,随之而来的便是气息交融。

  明明什么都没有做,却像是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

  君呈松迷迷糊糊地将杯中酒喝完,明明只是一小口,却硬是让君呈松整个人都发晕了。

  迷迷瞪瞪之中,君呈松不合时宜地想着,难怪在军营那些士兵说笑,总逃不开说起洞房花烛。

  这滋味,美如天上人间,若日日都能洞房该多好。

  杯酒尽,沈青鸾收回手。

  臂弯间陡然消失的热气让君呈松忍不住追逐了过去,不自觉想渴求更多。

  这痴迷的模样,惹得在场的妇人们又是一阵吃吃发笑。

  族长夫人看着他们只是喝个酒,都觉得缠绵得让她臊得慌,收了酒盏后,忙赶人道:

  “好了好了,人家夫妻两个洞房,你们没瞧过吗,一个个眼巴巴的,别杵在这了,眼红呀,都回家找自己男人去,别在这扰了侯爷的性质!”

  一阵此起彼伏的笑骂声响起,众人三三两两散去。

  伺候的珠珠翠翠彼此使了个眼色,也退了出去。

  君呈松迫不及待地跟上去将门关上,插起门,回身大马金刀坐到沈青鸾身侧。

  他个子高大,就显得床都袖珍玲珑了。

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