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楼:开局庶子,嫂嫂请自重!_一百五十三章:嫂目前......?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一百五十三章:嫂目前......? (第1/3页)

  “我睡不着,还是大姐姐嫌我?”

  尤三姐吹灭手中灯笼,放在桌案。

  她也是从前窗爬进来的,不待大姐开门。

  一双眼眸怀疑地看了一眼床上,便大咧咧地过来坐在床沿。

  “姐姐起身就起身,做什么还梳头?”

  尤氏强笑回应:“习惯了。”

  听着两个女人你一言我一语你一句我一句。

  唠唠叨叨,没完没了!

  被子里的贾琮听得直犯困,无声地打了个哈欠!

  但又不能睡着,只得暗暗咒骂尤三姐!

  这个女人早不来晚不来,怎么偏偏这个时候过来。

  不会是瞧出了什么猫腻吧?

  贾琮心底不由咯噔一下,看得出来。

  尤二姐、尤三姐以前就很混乱了!

  倘若掀开被子出来,尤三姐倒不会怎么嘲笑!

  但是尤氏一定会很羞愤难当、很难堪。

  毕竟偷情被自家妹子撞破.....贾琮怕尤氏心里受不了。

  这么睡着又无聊,索性掀开被子一角偷偷瞧了眼。

  贾琮看到两个女人是背朝后坐着的。

  苗条的颈背,银铃一般的妙音不断打击着耳膜。

  贾琮只觉小心脏阵阵酥麻。

  估摸着声音的方向,忍不住就伸出手胡乱捏了一把人家的屁股。

  “大姐,你什么时候爱和小妹调笑了?”

  尤三姐摸了摸屁股,捏得真重啊。

  “调笑?”

  尤氏不解:“正经和你说话,哪里有开玩笑了。”

  贾琮知道摸错了人,这回才调换了方向,稍稍往上移一点!

  看准了是穿中衣的尤氏,左手捏住便不放开。

  身体传来的异样,瞬间便被尤氏察觉到了。

  突然反应过来,刚才三妹说得调笑是什么意思!

  一定是这个色胚摸了三妹。

  而且这个时候贾琮还在摸她,尤氏真是又气又急。

  但却奈何不得,只得装作无事的样子。

  谁想。

  贾琮愈发得寸进尺,下手重了一点。

  尤氏咬唇,闷哼了一声。

  “大姐你怎么了?”

  “啊,我没大事,可能是今晚受了点风寒!

  就咳嗽起来,明天请郎中开个方子就成。”

  表面温和笑谈,尤氏内心却咬牙切齿!

  待会一定要让这个小男人好看!

  “嗯,大姐姐还是不要太忙了,依我看。

  最好找个负责人,带人去西小市那边。

  你不知道,此时有一些大户人家的买办。

  都来我们尤家的店铺作坊买肥皂了。

  都说比皂角好用,看这个架势!

  不久达官贵人买蜡烛、肥皂。

  就认兰陵书店和我们尤家店铺两家了。”

  尤三姐赞不绝口:“真不知道贾琮那脑子是怎么做的。

  简直就是个百宝箱。”

  “说得不错。”

  被子里的贾琮,也恬不廉耻地为自己骄傲。

  尤氏咬咬嘴唇,为贾琮觉着自豪。

  因为贾琮的生产方法不透露,所以这种肥皂蜡烛的新产品!

  是两家垄断经营的,有贾琮照顾。

  她们的进价也便宜一些,由于尤氏以前做大奶奶。

  管事习惯了!

  必要亲力亲为,他知道请个负责人。

  必然又有克扣,且她们尤家只是民户。

  女人抛头露面也不影响。

  但店铺经营,还是要请个掌柜的。

  尤氏道:“你觉着把店铺开到南方去怎么样?

  江南人可比京城人富裕多了。”

  “哪儿也好,反正贾家和我们没有关系了。

  姐姐捡的一条活命,实属万幸!

  我们还没去过江南呢。”

  “等我清点好账目了再说。”

  尤氏感觉贾琮的手越来越放肆了,摧道。

  “三妹快回去歇下。”

  尤三姐也不朝身后看,吸了吸屋内的空气,然后撒了个娇。

  “可我今儿想和大姐一起睡。”

  “那样我会睡不着的。”

  尤氏竭力推辞,尤三姐只好打灯笼了走了!

  走时去了正门,一开门便可见整个京师。

  都处于灯节的光照之下,一片盛世景象。

  向里闩好门。

  尤氏怒眉横挑,扯下被子,抄起木棍欲打。

  贾琮急忙起身按住,把尤氏扑在床上。

  “你真舍得打我?嫂嫂好狠地心。”

  说着便剥开白色中衣,尤氏刚才匆忙穿衣,内里一件未套。

  贾琮轻易夺了那层碍事的圣光,含住!

  尤氏触电一般就软了下来,哪里还有半分力气打人。

  真个又爱又恨地嗔道:“小冤家,我前世究竟欠了你什么。

  你、你这样阴魂不散的。”

  “唔~轻些!”

  一声娇啼,尤氏知道这种情况下,想叫他离开也是不能了。

  门外。

  尤三姐轻手轻脚地听了一阵,方才红着脸悄悄地离开。

  “我果然猜得不错,大姐和贾琮偷情。

  怎么瞒得了我,那气味就闻得出来!

  既然如此,贾琮啊贾琮!只要你常过来。

  就逃不出本姑娘的手掌心.......哼哼。”

  围墙外。

  铁牛、曹达华面面相觑,两人冷得木木地,无语凝噎。

  这一夜注定不平静!

  铁牛、曹达华受尽了冷风吹。

  铁牛毕竟不傻,为人机灵,看这光景!

  琮三爷怕是“此间乐,不思蜀”了。

  便与曹达华约定,一人守几个时辰。

  另一人去巷头的街道值房睡觉,轮流当差。

  曹达华无所谓地点头应允,铁牛两手捂在怀里,弯着腰!

  瑟瑟发抖地去街道值房唠嗑,不敢多喝酒。

 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