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楼:开局庶子,嫂嫂请自重!_一百五十五章:人情冷暖——步步惊心!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一百五十五章:人情冷暖——步步惊心! (第1/3页)

  贾琏进来之时,平儿与他擦身而过。贾琏装作平常的样子,坐下靠椅,跷起二郎腿。“你这会子叫平儿拿钱给我,也晚了!我总觉得家里已经江河日下,上回二太太进宫要看贵妃。宫里的公公就不允许,原本皇上下过旨。亲戚命妇可以每月定期与娘娘相见。如今......我说要打点宫里的太监,没个一千两是喂不饱的。这是为家考虑,你却拿着钱不放手.......除了琮兄弟,还能指望上谁呢可是今早,他又待劾在家了!”听说贾琮被弹劾,王熙凤暗暗快意。这个小叔子死了最好,她午夜梦回。便时时把贾琮恨得透顶,若不是贾琮。她的管家斗志梦想、钱财来路也不会消散。几年之前。贾琏一进来,她便端茶,尽量做到一个妻子的责任。可不知何时开始!今儿也一样地看不见一般,听完贾琏阴阳怪气的话。王熙凤柳叶眉一挑,从床上蹲起。“我的钱我哪儿有钱琏二爷,你好好地想想。那可不是你们贾家的钱!拿成亲那天的单子过来看看!我王家的嫁妆,到底有多少!辱没了你吗!”对此。贾琏哑口无言,面上强笑,心底却愈发冷漠。这时平儿捧盒子过来。王熙凤威势散发,冷笑连连:“打开!”贾琏正觉得奇怪,究竟是什么东西这样郑重其事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。平儿也不知道,待开了钥匙,打开来看!赫然是一圈布带拴起来的一撮头发。贾琏面色一变,顿觉五味杂陈,头低低的看地!那是多姑娘的东西,羞辱!王熙凤在狠狠地羞辱他!“啊!”平儿掩口惊呼,这东西正是她最先发现的!“啪!”王熙凤猛然起身下床,对准平儿花容月貌的脸,狠狠地打了一巴掌。“你继续瞒啊!”平儿当即明白过来怎么回事,只能转身啜泣,脸上火辣辣地疼。继而王熙凤再拿起那撮头发,绽开笑脸地在贾琏面前晃了一晃。满是恶心膈应地陡然甩给贾琏,冷笑道。“拿起这骚~毛,去找你的什么多姑娘、少姑娘去!去啊!去!没钱!钱不就是你这么勾三搭四、沾花惹草地花掉了你如今向我要钱在我生日那天,你还勾搭鲍二家的!你给过我脸么还好鲍二家的上吊死了!死得好!你就成天想着别人家的老婆!吃不饱、花不饱的白眼狼!”“你不要得寸进尺!贾瑞那事你又怎么说”贾琏的脸越来越红,气得怒不可遏。抓紧王熙凤双臂,便向后推桑了一把。“你还敢动手!”王熙凤踉跄几步,被平儿及时扶住。这才没有跌倒,当下愈发怒不可遏。“我行得正、坐得直,身正不怕影子斜。我素日里可曾短了你的、还是缺了你的什么脏的臭的都往家里弄,我都不曾计较什么。如今倒好,竟然为了个死了的小娼妇。竟就打起老婆来了!”说着,将提起胸膛,将减震肉甲对准贾琏。跳脚跌宕着挑衅道:“你打、你打!我早不想活儿了!有本事你就打死我!不然但凡我还有一口气在。就要在老太太面前拼个鱼死网破!”“你!”贾琏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地,也来了脾气。此时又见她撒泼,下意识抬手作势。谁想,王熙凤却反而欺的更近了正在这时,丰儿传邢夫人、王夫人来到。贾琏才不得已按下怒气,一座随时爆发的火山蕴藏心中!两位太太看了眼凌乱的屋子,没说话,一左一右地坐下。王熙凤快速变回了巧媳妇,端茶倒水。邢夫人开门见山:“人命案子呢艳红是谁害死的”“回大太太,就是凤丫头!”贾琏冷笑,自觉夫纲大振:“兴儿,带胡郎中!”“啊.......”王熙凤顿时坐立不安,刚才那么一闹。贾琏这时和她,算是彻底不死不休了。她之前的威势,也转眼变得荡然无存。~~~~~另一边,贾政外书房梦坡斋。贾政、贾赦都在,俱心里焦急!承载了贾府新的一次中兴希望的贾琮,却没有上奏折申辩。差不多辰时。有两拨太监进来荣国府,三人到书房外下跪。秉笔刘知远笑道:“请起,皇上命令咱家带贾修撰进宫!到仁华殿当场廷对,务必要把昔年旧案说明白了。”三人起立。贾琮便觉得似乎千斤重担压下来。江左盟的这次反击,真是恰到好处。贾政遂问道:“公公,另一拨人是.......”“唔......那是向贵府太太传娘娘的事!”贾政闻言一愣,接着踉跄地退后几步,不知元春吉凶如何!也不知他们传什么事,转头目视贾琮。仿佛贾琮就是所有希望,贾赦也面色不好。贾琮坚决地点点头,乘轿子入宫了。京师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